杜尚:自行车轮的运动让我想起了火焰

今天队长讲的不是一幅画,这全拜咱们这几天的主角杜尚大师所赐,明明在画画的道路上走得好好的他,突然就弃画去尝试别的艺术形式了,还真是有才任性。

1913年,杜尚把一个车轮子安装在了白色的板凳上,于是就有一件名叫《自行车轮》的装置作品诞生了。

和那件非常著名的签了名的小便池一样,这也是一个拿工业品改造而成的艺术作品。

但有些滑稽的是,1915年,杜尚把工作室搬到美国之后,他的姐姐苏珊娜给他打扫房间时,把《自行车轮》这件作品当垃圾给扔了。

估计杜尚自己也觉得很可惜,于是他在1951年又做了两个副本,可见他对这件作品还是很喜欢的,那就话不多说,走起,和队长一起仔细观摩一下它吧。

杜尚选择用工业上大量生产出来的标准化产品来做艺术创作,毫无疑问,杜尚 自行车轮这一点打破了以往的规矩和传统。

在他看来,选择一个物体本身就是一种创造性行为,只要否定物体本身预设的功能,创造出一个新的概念,就可以将它转化为艺术品。

当然这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,更多的是杜尚个人实验的探索,为什么这样说呢?

自行车轮的运动让杜尚想起了壁炉里火焰的运动,在杜尚看来,在某种程度上自行车轮无论是在工作室还是公寓里,都能营造一种气氛,甚至可以帮助你跳出自己的脑海去思考问题。

杜尚说了:我很喜欢在我的工作室中能有一个自行车轮,我喜欢看着它转动,就像我喜欢看壁炉里的火焰一样。

不过和火焰不同,自行车轮是个需要互动的艺术装置,杜尚自己就很喜欢有事没事去转一下车轮。正是因为杜尚的《自行车轮》,很多艺术家便在此基础上创作了自己的作品。

队长觉得,最初的《自行车轮》只是杜尚工作室混乱的一部分,估计就连杜尚自己都没想过它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。

所以当杜尚在创作第三个版本时,他显然意识到了这件作品的意义,还专门头戴灯罩演示了旋转车轮的正确打开方式呢。

其实杜尚也没有和画画失去联系,只是后来选择了绘画研究,就是采用技术性的绘画方法来创作。

准确的说《被单身汉剥光的新娘》之后,就开始投入到了其他形式的艺术创作中。

有舞台戏剧演出的改编,有航空技术的展览,1913年杜尚甚至还跑去担任图书馆管理员,研究数学、物理,做一些艺术科学方面的实验,还在音乐创意上有着自己的研究。

1918年,杜尚来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,在这里他经常会下国际象棋,他是真心喜欢国际象棋,还专门找了一个当地的工匠,学习了一下泽怎么用木头雕刻自己的棋谱和棋子。

万万没想到的是,杜尚还真玩上了瘾,后来这位艺术界的大咖便转战到了象棋界,开始参加各种各样的象棋大赛。

杜尚对国际象棋的痴迷甚至多过了对自己妻子的爱,因为他的第一任妻子嫉妒到竟然把杜尚的象棋用502胶水粘在棋盘上,哎女人真可怕。

虽然杜尚在象棋方面有着很大的热忱,但他也没与艺术界断了联系,还是会和一些艺术家朋友、艺术品经销商有所来往,举办和参加一些展览什么的。

可以说,艺术线日晚上,杜尚在塞纳河边的家中和朋友一起吃了个饭,送走朋友的杜尚像往常一样在工作室里忙到凌晨。

突然他倒在了地上,自此他再也没有起来,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,死因:心力衰竭。

回顾杜尚的一生,尽管作品很少,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成为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。

1.杜尚始终都保持着幽默感和自由,他的墓志铭上写着:不管怎样,死去的总是别人。

2.杜尚还男扮女装拍摄过照片呢,你能认出他来吗?这张照片还用了杜尚的化名罗斯·塞拉维,这是一个双关语,可以解释为“爱欲,生活的一切。”,也可以解释为“为生活敬酒”。

3.《Étantdonnés》被认为是杜尚最后一件艺术作品,是他用旧的木门、砖、黄铜、铝板、树枝、玻璃等创作的雕塑作品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actionorganizer.com/,马塞尔-里瑟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